谁道破愁须仗酒

最是人间留不住

【咕咚|狙击组】给我一个吻(完)

顾顺 x 李懂。

一切错误都是我的,谢谢观看。

————————————————

“顾顺。”

“可以请你……帮我一个忙吗?”

 

队里的小观察员是罗星忠实的崇拜者和小尾巴。

顾顺知道。

队里的小观察员不乐意见到任何人顶替罗星的位置。

顾顺也知道。

从带着调令踏进蛟龙第一天起,顾顺半低头,对上小观察员那双藏不住分毫情绪的眼睛,心里就半是了然半是玩味地,发出了一声慨叹。

他喜欢这双眼睛。

清朗坚定,坦荡光明,像他每次在训练的间隙里,最经常凝望的那片天空。

虽然偶有阴翳,但只要静下心等一等,乌云总是会散去的。

而狙击手,从来最不缺的就是耐性。

 

眼下,这不就等到了吗?

狙击手斜靠在床头,屈起一条腿,用一个相对放松的姿态,不紧不慢地给自己换药。他半垂着头咬住纱布,牙齿微微用力,扯紧了,一圈一圈地裹着手臂上的伤口。

小观察员就在这个时候推门进来,往床边一杵,站得笔直。

照例把唇角拉得平直,一张娃娃脸偏要绷作老成样,连咬肌都不肯放松。

顾顺看着眼前人,只觉得自己在看一张拉满了的弓,看着看着,就总是担心这弓弦会不会下一刻就不堪重负,哗一下崩断了。

寻常时候,狙击手总爱拿些话来逗趣,看似恶趣味满满,实际上也是变相帮着自家观察员放松。不过这会刚结束一次高强度的危险任务,精力充沛如顾顺也难免犯点困,索性也不出声,只懒洋洋地半抬起下颌,飞过来一个末梢微挑的眼神,鼻腔里拖出短促的疑问单音:

“嗯?”

李懂贴在身侧的手掌下意识地蹭了蹭裤腿,显出几分局促。一向在行动之外没什么好脸色给顾顺的小观察员压了压嗓子,极为难得地对自家狙击手提出请求。

他问:

“可以请你……帮我一个忙吗?”

 

说来顾顺这个人,一向也不走寻常路。

换作旁人听了这句话,首先得问清要帮什么忙,偏他不,似笑非笑地把李懂晾在那里,不点头也不摇头。等到小观察员因为长时间得不到应答,眉目带上几分焦灼后,他终于慢悠悠地将最后一层纱布裹完,舔了舔嘴唇,一笑。

“帮你?”顾顺手指搭着膝盖敲了两下,“我有什么好处?”

李懂愣了愣,显然没料到他会这么接茬。

顾顺也没打算放他自己想,紧接着就朝他勾勾手指,说:“过来。”

小观察员往前走了两步,有些懵:“干嘛?”

“啧。”狙击手面带不满,懒得再重复,直接上手一扯,拽着胳膊把人拉过来直接按坐在床边,“站那么做什么,我是老虎吗?”

他的动作虽然迅速,李懂却也不是反应不过来。然而观察员一抬眼瞥见搭档身上的伤,刚蓄起的力道瞬间卸去,很是乖顺地被扯过去坐下,接着手里就被塞了个医疗包。

“帮我包扎。”顾顺解开衣扣,把肩头几道被弹片划破的伤口露出来,一偏头看见李懂还愣着,又补充了两字,“报酬。”

李懂眨了眨眼睛,过了三秒才理解了这句话的意思。

 

伤口并不深,照理说李懂这种熟练工不用花多少时间就能处理完毕。但是小观察员包扎的动作却越来越慢,顾顺背对着他,忽然说:“你的手指在发抖。”

李懂停了下来。

顾顺伸出另一边手,准确无误地探过去,捉住了他凝滞在自己肩头的手指,顿了一下,然后握进掌心。

“这是狙击手的大忌。”顾顺说。

李懂声音有点哑:“我大概永远都没法成为一个合格的狙击手。”他的语气掺杂了几分低落,“你说得对,我心理素质不够,子弹面前很难彻底冷静下来。”

……结果还连累你没能发挥好,以致受了伤。他在心中默默补充完了后半句。

每个观察员都把成为主狙当作目标,李懂也不例外。但是他渐渐发现,自己或许真的不适合担任狙击手,无论是罗星还是顾顺,他们都有着非常强悍的抗压能力,炮火之中呼吸凝定,举枪的手稳如堡垒。

反观他自己,不管做过多少遍心理建设,战斗中也一次一次告诉自己,不能动,不能躲,但危急关头,身体还是会对子弹的靠近表现出本能的抗拒——这是人的应激反应,却是观察员最最不能放任的。

因为他牵系着的,是两个人的命运。

顾顺沉吟片刻,摩挲着对方的手指,没有立刻对这个话题发表意见,反而问他:“你之前想请我帮什么忙?”

“我想问你,”李懂小声说,“有没有什么训练方式,能帮我克制住自己的身体本能。”

顾顺道:“这些东西,以往训练的时候应该有专门的人来上过课吧。”

“我都试过了,没什么作用。”李懂很轻地咬了一下嘴唇——这是他紧张时惯有的小动作,早被顾顺洞悉,“你……我觉得,你应该有办法。”

顾顺一下子笑了,有点戏谑地开口:“这么相信我?”

观察员抿住嘴唇,不说话了。

“夸我还要这么不情不愿,坦诚一点不好么?”顾顺逗他,末了难得露出正经样,很认真地对他说,“你知道为什么我每次开枪,手都很稳吗?”

李懂说:“你足够冷静。”

“我冷静,是因为我知道,有人会充当好我的眼睛、我的头脑、我的盾牌。信任给我以安全感,于是生死当头,我从无畏惧。”

“李懂。”他说,“我信任你,完完全全,彻彻底底。”

“所以,你也可以尝试着,多信任我一点,嗯?”

李懂怔怔看他:“你……就这么信任一个,可能会在战场上犯错的观察员?”

“你发现危险,我清除障碍,这才是搭档。”顾顺低沉下声音,“如果错漏了信息,那是你的责任;但是没扫去隐患,却是我的疏失。”

“李懂,你做得很好。”

“每一次都是。”

“还记得我们最开始的那次任务吗?在伊维亚,我让你用我的枪。”

“对于狙击手来说,枪就是命。我把枪交给你,从那一刻起,也把命交给你了。”

“因为你值得我去信任。”

平日里越是吊儿郎当的人,认真起来就越是震颤心魄,从来最反差处最动人。

李懂自然也不会例外。

明明年长却总被冠上“小”字的观察员睁着那双被狙击手欣赏的清透眼睛,努力稳住呼吸,用最诚恳地态度去回应面前人的诉求:“好,我会的。我该怎么做?”

狙击手顿了顿,露出个狡黠的笑容。

“比如……这样。”他这么说着,然后迅速侧过脸去,在搭档的唇上,蜻蜓点水般亲了一下。

 

“顾顺,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嗯?”

“请你……给我一个吻。”

 

 

【完】


评论(8)

热度(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