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道破愁须仗酒

最是人间留不住

【楼诚|数字篇】万重山

其他文☞ 本博目录

前文走这里 → 

一斛珠   双飞燕   三尺剑   四时歌   五弦琴

六钧弓   七步诗   八宝妆   九张机   十年灯

百丈冰   千江月

————————————————————————

天色渐亮,安静了一整夜的街道慢慢有了人声,两侧的店铺一个接着一个打开了大门。

明诚竖起衣领,压下帽檐,低着头从一家裁缝铺的后门匆匆走了出去。

他在心里计算了一下从这里回明公馆和去政府办公厅各自需要花费的时间,又抬手看了一眼腕表,犹豫了一会,还是决定直接去上班。

放在怀里的电报和镜片都紧贴着心口,于心尖上灼出一片难言的热意,明诚穿行在人流稀少的大街上,终于敢放任那些汹涌的情潮于胸中汪洋恣肆。

明诚忽然停下脚步。

他站在一家银楼门前,狐疑地朝里面看了一眼,怀疑自己是思念太过而产生了幻觉。

事实证明他并没有看错——明楼正站在一个博古架边上,转过头来看了看他,十分自然地一招手:“阿诚,来。”

明诚反应得很快,他不确定周围有没有监视的人在,也暂时弄不明白明楼出现在这里并叫住他的目的,但这不妨碍他本能地对明楼加以配合——他快步走过去,微微一躬身,温声道:“先生?”语调上扬,带着恰到好处的疑惑和恭敬。

“不用那么严肃。”明楼含笑看着他,“这里没有眼睛。”他伸手拍了拍明诚的肩膀,轻快道:“亏你还是管账的,怎么连自家的产业都认不出来。”

明诚这才放松下来,然后白了明楼一眼:“大哥真是太高看我了,我可真不知道这家银楼到底在谁的名下。”他慢悠悠地说:“明大少爷偷偷置下的私产,我就是再神通广大,又哪里能一个一个都弄明白呢?”

明楼屈起手指敲了敲他的额头:“贫嘴,我有什么东西你会不知道?”

两人一同笑起来,走到旁边的长椅上坐下来,肩膀碰在一处。

明诚说:“时间还这么早,大哥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明楼伸手过去压下他竖起的衣领,慢慢抚平,嘴里说着:“三件事。”

“恩?”

“第一件事,是前些日子我在这家银楼订做了一点东西,今天路过,就顺道来拿了。”

“这第二,是因为今早新政府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跟我有点关系,76号来探查现场,我也就跟着过来了。”

明楼说到这里顿了一会,明诚追问道:“那么,第三呢?”

“第三嘛……”明楼笑一笑,温和地说:“陌上花已发。”

明楼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专注,语调温柔,道不尽的缱绻,一如旧时陌上踏歌处,春风与春草的轻轻碰撞。明诚耳尖一热,下意识地低了头,藏起了微微赧然的脸色。

明楼素来知道他有些时候脸皮薄的很,到底还是克制了一下没有多说下去,正巧银楼的掌柜取了个盒子出来,明楼接在手里,笑着对明诚说:“走吧,东西拿到了。”

明诚跟着站起来,好奇地看了一眼:“这是大哥准备送给汪处长的吗?”

“当然不是。”明楼托在手里掂了掂,随口道,“最近又没发生什么大事,送她东西做什么?这是给你的。”

明诚挑了挑眉,第一反应没问是什么:“多少钱?”

“掉钱眼里了吧你。”明楼又好气又好笑,“不要钱!不是跟你说了,这是咱们家的产业,别说是订做一份,就是做十份难道我们明家会做不起?”

明诚认错态度非常好:“对不起大哥。”他眨了眨眼睛,讨巧道:“这里面是什么?”

明楼哼了哼:“路上好好反省,回去了再告诉你。”

明诚一本正经道:“是,长官。”

他们终于开始说起正事:“新政府发生了什么事?76号都出动了。”

明楼说:“川平死了。”

“死了?”明诚诧异道,“他不是一直跟在你身边吗?谁下的手?”

“毒蝎。”

明诚眉尖动了动:“你让他去,就不怕他猜到什么?”

明楼悠然道:“我亲自想好的借口,那小子还没聪明到那份上,顶多怀疑我身份不纯,还想不到更深一层上去。”

明诚撇撇嘴表示明长官早晚有一天会翻船,照例绕开了这对兄弟的修罗场:“这个时候杀川平,有什么必要性吗?”

“是没什么很大的必要性。”明楼说,“但是现在动手最不容易引起特高课的怀疑,何况川平可不是被刺杀的,他只是替顶头上司挡了一枪,遭了无妄之灾——这不就是保镖的职责吗?”

明诚不赞同道:“你亲自去了?这太危险了,万一真的打偏了怎么办。”

明楼安慰他:“千金之子坐不垂堂,这我还是有分寸的,车里的只是个幌子,只是旁人都这么认为罢了。”

明诚还是不放心:“你以后不许这样了,一个川平而已,用得着为了打老鼠而碰伤玉瓶么。”

明楼说:“还是挺值得的,起码不用忍受每天上下班的时候,前座上除了你还有别人。”

明长官的情话张口就来,明秘书长丢盔弃甲一败涂地。

明秘书长还想挣扎:“没了川平,我不在的这几天你怎么办?自己开车上下班吗?”

“所以我把他留到了昨晚才杀。”明楼淡然道,“你看,现在你不是回来了吗?”

明诚彻底服气了:“大哥你下了好大的一盘棋。”

明楼矜持地点点头:“过奖。”

他们一起去川平被击杀的现场看了一遍,确定明小少爷收尾收得还算干净,这才满意地准备回政府办公厅上班去。好些人对明诚的忽然回归表示了惊奇,梁仲春更是瞅准了明楼跟汪曼春交流情况的档口,晃悠悠地凑了上来。

“阿诚兄弟?”

明诚看他一眼:“你又想出货了?”

“嘿,哥哥我像是那么没人情味的人吗?”梁仲春说,“你这回去情报司里走了一遭,看样子没经什么大难呀。”

明诚一脸愤愤:“不然呢?我这纯粹就是池鱼之殃,百乐门里哪个女的一细查起来不都得一牵一大串?我看那个什么情报司也是昏了头了,不分青红皂白就乱抓人。”

“哎消消气消消气,反正你现在都出来了,大家伙儿都知道你是被无端牵扯的,你既然没吃什么大苦,也就不要放在心上了。”梁仲春感叹道,“这人啊,还是得看开点,少较点真才能活得长一些。”

“行了行了就你最聪明。”明诚瞪了他一眼,过了一会又低声跟他说:“我跟你透个底,最近什么动作可都收敛点,我在情报司里听说了一点东西,只怕最近上头会大洗牌。”他用手背撞了撞梁仲春的胸口,“钱什么时候都能赚,命可只有一条。”

梁仲春连连点头:“我知道了,阿诚兄弟,哥哥一定记着你的好!”

明诚嘁了一声,转身跟着明楼走了。

 

明诚从后视镜里看了看明楼:“要先送你回家换身衣服吗?”他意有所指地瞥了一眼领口处刚被染上的一点胭脂色,显然是汪处长言语时情不自禁蹭到的。

明楼苦笑道:“直接去办公厅吧,换洗的几件外套都在那里。”

明诚惊奇道:“你这几天住在办公室没回家?大姐都没生气吗?”

“恰恰相反,我要是回去了大姐才会生气。”明楼无奈道,“我本来想瞒着大姐几天,只说你出差去了,也不知道大姐是从谁那里得到的消息,那天我一回家,没说上几句话就被赶出来了。”他捏了捏鼻梁,叹息道:“大姐可说了,阿诚一天没回来,我就一天也不许踏进家门,否则就要我好看。”

明诚又是感动又是好笑:“那大哥……这几天过得还好吗?”

“一点也不好。”明楼闷闷道,“你一不在,下面人就翻天了,干什么也都不顺手,秘书处那几个更是不安分——这些也就算了。连明台那小子,都敢睁着眼睛说瞎话来骗我了。”

“他骗你什么了?”明诚十分感兴趣。

明楼淡淡道:“那小东西昨天晚上巴巴跑来给我送饭,还一口咬定说是奉了大姐的命令——大姐什么性子我会不知道,那么大的火气哪能那么快就消了。他来就来了,全程都在试图套话,结果技巧拙劣得我都快看不下去了,还愣是磨磨蹭蹭地不肯走——打量着是拿我当借口好光明正大的晚归呢。”

明诚一打方向盘,想了一会立刻有了结论:“他打算拖着时间好去杀川平?”

明楼哼了一声:“一个特工——虽然只是速成的——每次执行任务给自己编个好一点的借口都做不到,套取情报的手法又太粗糙,真不知道毒蜂是怎么当他的教官的。”语气里满满都是恨铁不成钢,“要不是我们还能给他打掩护……”

明诚却知道他不是真的在生气,反而是在忧虑——时局危险至此,明台的能力越高才越能保全自己,他不是不好,但是这种好在这样的情况下远远不够。而他们,即便作为兄长作为上级,也无法保证能随时随地予明台以庇护,很多时候,明台只能靠他自己。

“大哥。”明诚轻声说,“明台还是很聪明的,我们以后多教教他,放心吧,总会好的。”

明楼叹息道:“他要是真能像你一样,我才敢说放心。”

明诚笑了:“像我?”他慢条斯理地说:“那大哥您那句‘打断你的腿’可一点威慑力都没有了,反正您也抓不到他。”

明楼没绷住表情:“胆子越来越大了啊。”

明诚耸了耸肩。

明长官在办公室换外套的时候,明秘书长勤勤恳恳地帮他整理各类私人物品。

“咦?”

明诚从沙发底下摸出来一个龟甲,颇为意外地看了几眼:“这哪来的?”

明楼扣扣子的手一顿,不太高兴的把昨晚的事情讲了一遍,末了说:“小少爷就爱捣鼓这些东西,偏又一知半解,下回再不能信他了。”

“未济?”明诚迟疑地放在手心里翻了翻,又数了数裂纹,“这不是未济啊。”

他扭过头来看明楼,晃了晃龟甲:“坎上离下,水在火上,这分明是既济卦嘛,明台卜得还挺准。”

明楼愣了一下:“既济?”他立刻走过来仔细看了几眼,觉得怒也不是笑也不是,只能怪自己昨晚心绪太乱,竟没有想过要好好检查一下,以致于白白挂心了一整晚。

明诚忍笑道:“大哥。”

明楼无奈地摇摇头,却忽然脸色一正:“你刚才说他算得挺准?”

明诚堪堪将头点到一半,像是意识到什么,马上僵住了动作。

既济,亨小,利贞,初吉终乱。

“阿诚。”明楼深深看他,语气喜怒难辨,“你受伤了?”

“没有。”明诚下意识地答了一句,然后又在明楼的注视下低了低声音,呐呐:“……一点点,不要紧的。”

明楼抓住他的手臂,面沉如水:“跟我去苏医生那里。”他明显有些生气了,“看你的样子也不是外伤,那就是伤在内腑了——这样还算不要紧?”

“真的不是什么大事。”明诚快速地把事情说了一遍,赌咒发誓自己的身体没有问题,谁料到明楼的脸色更难看了。

“你有没有脑子。”明楼咬牙切齿,“你在伏龙芝学的谈判技巧都学到哪里去了!这么做会有什么后果你想过没有!你……你到底有没有、有没有……”有没有考虑到我的感受!

后半句话被明楼咽了下去,他半抬头平复了一下激烈的情绪,一字一句对明诚说:“你简直是要气死我!”

明诚眨眨眼睛不敢应声,试探地抱住他:“大哥……”

明楼不理他。

“大哥我错了。”明诚说,“你罚我吧,好不好?”

“罚你什么?罚到最后也不知道是谁心疼。”明楼没好气地把人抓到跟前,泄愤似地亲了一口,“真没受伤?”

“真的真的。”明诚一脸无辜,“大哥要不要检查一下?”

明楼顿了顿,意味不明地看着他:“你认真的?这里是办公室。”

明诚哦了一声,毫不犹豫就要抽身:“那我去工作了。”

明长官一把按住他,一本正经道:“我还是觉得,这种事情不亲自检查一遍不能放心。”

明秘书长哼了哼。

“别这么早用劲。”明长官善意地提醒他,“早晚有你哼的时候。”

————————————————————————

【下一更就是完结章,欢迎竞猜下一章标题】

【写完剧情真是完全不想继续了_(:зゝ∠)_我就是个感情戏苦手】

评论(91)

热度(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