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道破愁须仗酒

最是人间留不住

【楼诚】桂香如故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好时辰

其他文走☞本博目录

一发完,接原剧时间线,HE,有私设。

—————————————————————

明诚早上起来的时候,往窗外瞥了一眼,发出一声轻缓的赞叹。

“怎么了?”

明楼站在镜子前扣好衬衫的扣子,开始往脖子上缠领带,一边动作一边发问。

明诚转回目光刚想说什么,脸色忽然一紧,几步走上去接手这项对于明楼来说尚属高难度的工作:“大哥,你这是要勒死自己吗?”他手指如穿花,灵活地打出一个漂亮的结,扯着下边缘看了一会,这才满意地拍平,退开几步把西装外套递给明楼。

明楼放松地把头半仰起来,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继续问道:“还没说呢,之前看见什么了?心情挺不错,嗯?”

明诚笑着往窗外指了指:“我也是刚才发现的,咱们家院子里的那棵桂树,竟然又到了开花的时候了。”

明楼看他一眼,慢悠悠道:“你什么时候会注意桂花的花期了,我竟一点都不知道?”

明诚一脸坦荡:“从阿香学会做桂花糕开始啊。”

明楼笑着伸出手指指他,用两个字为他定了性:“馋猫。”

明诚耸耸肩,表示非常乐于接受。

终于打理完个人形象的明长官和明秘书长一同出了房门,餐桌上已经摆好了早点,明诚一边替明楼盛粥一边朝厨房招呼:“阿香,别忙活了,来吃早餐吧。”

“来了来了。”小姑娘脆声应了,噔噔噔地跑出来,把最后一个盘子搁上桌,这才解了围裙坐下来,眼巴巴地盯着明诚。

明诚被她乌溜溜的眼睛看笑了,赶紧也给她盛了一碗:“来,慢点,小心烫。”

“谢谢阿诚哥!”阿香双手捧着,鼓起腮帮子在碗边使劲吹了几下。

明楼打趣道:“你看,这丫头都被你带坏了。”他转头看明诚,“这吃东西的习惯,跟你小的时候一模一样。”

明诚夹了一个小笼沾了沾醋,闻言白了明楼一眼:“那也得怪大哥,谁让当初阿香刚来咱们家的时候,您嫌看孩子太麻烦,就把她和明台都丢给我照管了。”

明楼无奈道:“那不是……大姐太高看我了吗?除了你,我哪会照看孩子啊?”

提到明镜和明台,他们一起安静了一会。

阿香默默放下手中的碗,小声地问:“大少爷,您打算什么时候……送大小姐回苏州?”

明楼搁下筷子,问明诚:“族里那边,还是不肯松口吗?”

明诚点点头,低声道:“明堂哥说,族老们同意把……葬进祖坟——前提是,你不能出现在葬礼上。”

明楼盯着餐具出了会神,最后说:“告诉他们,我答应了。这个周末我会送大姐回去,其余的……就劳烦明堂哥多操心吧。”

阿香的眼睛猛地红了。

明诚轻声道:“是。”

明楼叹了口气,转头又道:“阿香也一起去吧,大姐想必是愿意看到你的。”

阿香咬着嘴唇点头,还是忍不住问:“大少爷,您真的不打算……”

明楼打断她:“阿香啊,送完大姐之后,我送你去法国好不好?你以前不是总念叨着想去看看我和阿诚生活过的地方吗?”

阿香惶然道:“我又不会说那儿的话,去那里做什么?更何况,大小姐走了,小少爷也走了,我再离开这里,大少爷和阿诚哥……你们怎么办?”

明诚伸过手来拍拍她的脑袋,温和道:“傻丫头,我们都能照顾好自己。别担心,你去法国只管住下,该吃吃该玩玩,其余的,我都替你安排好了。”

兄弟两个笑一笑,一起站起来。

“好了,我跟大哥该去上班了,你慢慢吃,啊。”明诚顿了一下,又着意转开话题,“对了,我刚才看到屋外桂花开了,你有空去摘点下来,晚上多做些桂花糕。记得,多放点糖。”

阿香楞了一下:“哎……可是我摘不到啊!架了梯子也够不着。”

“别爬梯子了,你一个人太危险。”明楼说,“放着吧,我们今天会早点回来的。”

阿香茫然地点点头,看着两人的身影逐渐隐没在视线里,门外的声音隐隐约约:“今天下午三点有个新闻发布会……”

“新闻稿我看了,加上提问前后不会超过一个小时,结束了我们就直接回家……”

“特高课那边……”

尾音已经听不清了,阿香坐在位子上,许久后,抬起手在眼角处擦了一下。

 

特高课的新长官已经到任了,明楼和他打过几回交道,发觉这位长谷先生明显要比藤田能干很多。不过从目前来看,长谷对他尚没有太大的怀疑和敌意,大部分形势也都还在明楼掌控之中。

“说是这样说,但是我们不能轻易放松警惕。”明楼合上手里的文件夹,抬眼示意了一下,明诚立刻会意,检查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这才转过来点了点头。

“我们在日方的情报系统,最近有传过来什么新消息吗?”

“我去查过了,长谷和藤田是政敌,分属军方内部的不同派系,因此长谷暂时没有表现出要彻查车站事件的意向。”明诚说,“我觉得他很有可能会就这么给藤田之死定性了。”

明楼沉吟道:“不管会不会,我们都要把痕迹清理干净,这些事你亲自经手,总之,不要留下任何不该有的线索。”

明诚说:“我明白。”

明楼停顿了一下,问他:“大姐那边怎么样?”

说到这个,明诚终于有了点愉悦的笑意:“苏医生说,一切都好,要我们放心。”

明楼道:“大姐现在的身体,能经受得住长途奔波吗?”

明诚想了想:“可能还是会伤点元气……过后怕是要好好养一段时间。”

明楼叹道:“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他对明诚道:“船票拿到了,这个周末回去就把大姐和阿香一起送走——巴黎那边安排好了吗?”

“没问题。”

“好。”明楼终于松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只要大姐安全了,我也就安心了。”

明诚轻声安慰他:“大哥,我们都会好的。”他从怀里掏出一个信封,“明台也来信了。”

明楼疲倦地闭了眼睛,没有接,只问:“他怎么样?”

“他已经到北平了,并顺利与组织上的人接了头,工作开展得也很顺利。”明诚顿了顿,笑道:“信里还说,他快要做父亲了,请大哥替他的孩子想个好名字。”

明楼也忍不住喜悦:“时间过得真快,当年还在我跟大姐膝下撒娇的孩子竟也要有自己的孩子了,大姐要是知道了一定很开心。”

“是。”明诚也笑,“大姐最挂念的就是明台了,这次回去就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她。”他想了想,又道:“不过大哥还是尽早想想取名的事吧。现在明台去了北平,我们势必要减少与他的通信,万一拖到孩子出生名字还没送到他手上,明台心里肯定得记上你一笔。”

明楼笑道:“我还真不信了,那小子能把我怎么样?眼下我还有更要紧的事去做呢。”

明诚挑一挑眉表示疑惑。

明楼看着他,慢慢道:“送大姐上船之前,我打算同她坦白。”

“坦白……什么?”

明楼目光深邃。

明诚屏住了呼吸。

“阿诚。”明楼对他说,“我不想让自己、更不想让你留下遗憾。”

“我没有……”

“大姐是我们最亲的人。”明楼握住了他的手,“如果可以,我不愿意隐瞒她任何事——尤其是这么重要的一件事。”

明诚低声道:“你就不怕大姐反对?”

明楼洒然一笑:“有些事情,我无愧本心,哪怕外界风雨再大,也不会有所动摇。”

“比如,承担这样的工作。”

“再比如……”

“……我爱你。”

 

下午下了一场大雨。

明楼和明诚回家的时候,看见阿香正站在门边,眼神湿漉漉的。

“这是怎么了?”明诚赶紧发问。

小姑娘很难过:“雨太大了,把花都打坏了。”她指了指满地零落的桂花,又指了指光秃秃的枝干,“现在没有花摘了,晚上也没法做桂花糕了。”

明楼安慰她:“花有重开日,怕什么?早晚都能吃上桂花糕的。”

阿香看起来就快哭了:“可是……可是我很快就要走了呀……”她跺了跺脚,辫子垂在身后一晃一晃,“怎么什么坏事都碰到一起去了!真不是个好光景!”

明诚赶紧从包里掏出一个瓶子递给她:“别急别急,你看,我特意去买了这个回来。”

阿香吸了吸鼻子,接过来看了一眼:“桂花蜜?”

明楼笑道:“还愣着做什么?不是要吃桂花糕吗?”

“我这就去!”小姑娘转身就往里跑,明诚在后面哭笑不得:“慢点跑,别摔着啊。”

回头看一眼明楼:“大哥总是喜欢逗人,最早是我,后来是明台,现在换成了阿香——真是恶趣味。”

明楼觉得自己非常无辜:“我做什么了吗?”他语重心长地对明诚说:“要正视自己带孩子的水平,你看,我教出来的和你教出来的,差别不就在这里了吗?早些年我对你说这样的话,也没见你有什么反应啊。”

明诚简直无法反驳。

明楼转头看了看院子里的满地桂花,忽然道:“阿香刚才说近来光景不好,其实明堂哥也同我说过类似的话,还问我要不要找个日子去庙里烧烧香拜一拜,去去晦气什么的。”

明诚笑道:“明堂哥也会信这个吗?”

“无非也就是求个心理安慰。”明楼无声地笑一笑,反手握住身边人的手腕,轻轻一捏,声音柔和,“可我觉得,这样的光景也不算差。”

家国有望,你在身旁。任它风雨飘摇,仍有桂香如故。

这就是生命里,最好不过的时光了。

 

【完】

——————————————————————

【短篇复健】

【好想吃桂花糕啊_(:зゝ∠)_】

评论(51)

热度(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