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道破愁须仗酒

最是人间留不住

【楼诚】一听到要下厨,明诚心里是拒绝的

突如其来的脑洞,一发完,现代AU。

其他文走这里☞本博目录

—————————————————————

难得早放学一回的明诚甫一进门,就看见本该埋头书房没日没夜赶论文的明家大少爷坐在客厅的沙发里,满脸苦大仇深地盯着茶几上的一张字条看。

明诚心里警觉起来,一边放慢了换鞋的速度,一边小心翼翼伸着脖子想获取更多的信息,明楼却已经瞅见了他,招手道:“阿诚回来了?今天这么早?”

“今天学校要开教职工大会,老师就让我们提早回家,晚自习也不用去了。”明诚眼见拖延无望,索性踩了拖鞋走过去,把书包往沙发上一搁,柔软的布面就深深凹下去一个坑。

不管见了几回明楼都忍不住咋舌:“你这才高二呢,书包就重成这个样子,到了高三可怎么办?”

明诚耸肩:“人人都是这么过来的。”他在明楼身边坐下来,好奇地问他:“大哥先前在看什么?”

明楼轻咳了几声:“大姐飞香港谈生意去了。”

明诚点点头,眨眨眼:“我知道啊,大姐前几天就说过了。”

明楼更加不自在,眼神也略有游移:“但是大姐临时决定要带阿香一起去,说是她也是大姑娘了,该置办一些衣服首饰了。”

明诚起初还没反应过来,赞同地点点头:“是这个理。”随即表情一僵,“大哥的意思是……”

明楼默默点点头。

明诚迟疑道:“咱们……不能去下馆子吗?非得自己做。”

“小少爷的娇贵劲你又不是不知道。”明楼苦笑,“上回不过是在外边吃了几口,立刻就上吐下泻,吊了三天水才缓过来。大姐要是知道她一出门,我们就带他去下馆子,回头肯定饶不了我们。”

明诚苦笑起来,明楼拍拍他的肩膀:“又得辛苦你了,阿诚。菜我已经买好,就在厨房里,你去看看还有什么缺的。”

得,大少爷就屈尊降贵亲自去买菜了,他还能有什么话说?

明诚叹了口气:“好吧,我去做。大哥,你先写论文去吧,吃饭的时候我叫你。”

 

明二少爷还没踏进厨房,就想把耳朵先堵上。

无他,实在是太吵了。

厨房里当然没有人,也没有猫猫狗狗等能发出叫声的动物,有的只是一大堆明明不是生命体却点亮了说话技能的厨房用具,此刻一见到明诚进来都如同打了鸡血一样,更加兴奋地叽叽喳喳起来,吵得明诚头都疼了。

“阿诚哥——”电灯按钮尾音拖得老长,“来按人家嘛——”

水龙头傲娇地哼了一声:“走开!阿诚哥第一个碰的应该是我!”

抽油烟机温和地劝导:“别争了,谁先谁后不重要,阿诚哥难得来厨房一回,你们要是这么不听话他下回就不来了。”

……我已经不想来了。明诚默默地想。

早些年明诚还小,有一回家里也没人做饭,明楼作为长兄只好肩负起投喂弟弟的重任,毅然打算下厨煮一锅面条。明诚那时还是他的小尾巴,亦步亦趋地跟在明楼后面进了厨房,却被厨房里忽然冒出来的陌生声音吓了一跳。他听到那个声音在兴奋地说:“看呐!家里好像来了个新人!”

明诚害怕地抱住了明楼的腿,怯生生道:“大哥……谁……谁在说话……”

明楼诧异道:“什么谁在说话?”他蹲下来抱着明诚,安抚似地拍拍他的后背,“阿诚是不是听错了?”

明诚咬着嘴唇,小声道:“我真的听到了……我没有骗大哥……”他拽着明楼的衣角走到边上,指着微波炉道:“它说我脸上的皮肤好嫩,不知道有几成熟。”又指着冰箱:“它说它肚子里好撑,问我能不能帮它一把。”顿一顿,“它一边说还一边打了个嗝。”

明楼吃惊地看看他,又环视了厨房一圈,伸手把冰箱门拉开,里边果然被塞得满满当当,拥挤得就像上下班高峰期的地铁三号线。

明诚抬眼小心翼翼地觑着他:“大哥……我是不是很奇怪……”

“不是奇怪。”明楼柔声安慰他,“你看,大哥都做不到同它们交流,阿诚做起来却不费吹灰之力,说明阿诚比大哥厉害,对不对?每个人都有自己和别人不一样的地方,你这样的虽然少见,却也不是没有,别害怕,大哥陪着你呢。”

明诚轻声道:“那我以后能跟它们说话吗?”

“它们能听到你的话吗?”

明诚使劲点头:“能的。”他脸颊红红的,很是开心,“它们在跟我打招呼呢。”

明楼笑道:“那就可以,只要以后厨房里没有其他人,阿诚想跟它们说多久就跟它们说多久。”

“大哥算其他人吗?”

明楼怔一怔,笑着问:“阿诚觉得呢?”

明诚摇头,伸手抱住他的脖颈,凑到他耳边软软道:“那……大哥会替我保密吗?”

“当然。”明楼抱他起来,捏捏他的脸,含笑道,“这是只属于我们俩的秘密。”

生平第一次和弟弟有了小秘密的明大公子心情飞扬,直到明诚犹犹豫豫的开口:“大哥……锅说,面要糊了。”

那一餐明家兄弟吃了一回面糊糊,明诚没发表意见,明台嘟嘟囔囔地抱怨了几句,就被明楼拽过去装模作样的打了几下屁股,于是明大公子也顺理成章的被归家的明大小姐发作了一顿,最后还是明诚噔噔噔跑过来给明镜端茶顺便求情,明楼才免去了皮肉之苦。

在后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明诚很喜欢往厨房跑。他身体弱开蒙晚,初中以前都是跟着家庭教师学习功课,因此经常一个人待在家里,厨房里的小伙伴成了派遣寂寞的最佳渠道,它们虽然也困囿于这一方天地,但见识终究比明诚要广博一些,倒也教了他许多课本和老师很难教他的东西。

不过渐渐的,明诚踏足厨房的时候越来越少。

一方面是空闲时间的减少,另一方面是阿香的到来,明诚长大以后也意识到这种奇异之处最好不要暴露于人前,因此也很少往厨房去,只担心自己一个忍不住与它们搭话,会让家里人察觉出不对劲来。

当然,更重要的原因其实是,随着厨房设施的更新换代,明诚发现它们变得越来越话唠,性格也越来越怪异了——很多时候让他招架不住。

比如现在——

明诚在砍排骨,砧板捏着声音在娇嗔:“哎呀阿诚哥小力一点,对人家温柔一些嘛。”

大砍刀则在尖叫:“别啊啊啊我晕血!我不行了我要昏过去了!”

一把专门用来切生肉剁骨头的刀说自己晕血。

明诚:呵呵。

刀架上的水果刀跃跃欲试:“用我吧用我吧我不晕。阿诚哥,不要因为我是娇花而怜惜我呀。”

明诚面无表情:请你们认清楚自己的定位。

明诚开始切胡萝卜。

专门用来切素菜的刀在明诚手里矜持着开口:“这块不行,厚度多了一毫米,请改刀。”“那块也不行,多削了一个角,这种不完美的作品怎么能留在这个世界上?”

明诚决定下回买刀一定先留心出厂日期,要是再买把处女座的刀回来,他一定会被强迫症烦死的。

他开始把切好的胡萝卜安放进盘子里,盘子正在用忧郁的语调咏叹:“主啊!这是我人生不可承受之重……”

微波炉在旁边声嘶力竭:“你个叛徒!居然信外国的宗教!”

盘子不理它:“我看到摩西走过红海,海水都为他鞠躬为他让道……”

电闸愤怒道:“在这里我才是你们唯一的信仰!一群蝼蚁!你们居然敢挑战我的权威!我要让你们尝尝天塌下来的滋味!”

非电子产品一脸冷漠:“哦,随便你。”

明诚忍无可忍,啪地一下把刀反拍在砧板上:“够了!”

一瞬寂静。

明诚缓缓吐出一口气,正想说话,身后传来一个怯怯的声音:“阿、阿诚哥……”

“明台?”明诚回过头去,这才发现小少爷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厨房,此刻不知是不是被他吓到了,正保持着一个扭曲的、高难度的姿势定在那里,手指还试图伸向柜子,目光闪烁,显然很是心虚。

明诚很快就猜到了原因:“又来厨房偷吃?还没开饭呢,去,回房间写作业去。”

明台委屈道:“可是我饿,一饿就没力气写作业。”

明诚没好气地丢了个苹果给他:“去去去,别在这里碍事。”

小少爷捧着苹果一脸幸福:“谢谢阿诚哥!你加油做饭,我先出去啦!”刚出门又探了头进来,笑嘻嘻地问他:“你今天心情不好,是不是和大哥吵架了?没关系,等大姐回来我替你告他一状,保管让你出气。”

明诚挑眉:“别乱猜,没这回事。”

明台明显不相信:“火气这么大还说没事?”他有一下没一下地抛着手中的苹果,哼着歌走了,“算啦算啦,你们两个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我才不多管闲事呢。”

明诚刚笑骂了一句:“这小子。”就听见锅里的水已经咕噜噜地滚起来,他连忙把东西倒下去,盖上锅盖,锅慢悠悠地提醒他:“别忘了加盐。”又说:“行了,你继续忙吧,到时间了我会叫你的。”

明诚笑道:“辛苦了。”

厨房里的小伙伴见他火气好似消了,又恢复了先前的热闹,灶挺了挺胸膛,骄傲道:“为阿诚哥服务,不辛苦。”

锅铲在他手里撒娇:“阿诚哥阿诚哥,你说,你爱我多一点,还是爱它们多一点?”

“小妖精不许跟我抢!阿诚哥是我的!”

“略略略。”

“呸呸呸。”

明诚再一次按住了额头。

这一回下厨,阿诚哥也依然是痛并快乐着呢。

 

【完】

—————————————————————

【画龙的番外还没完,别担心】

评论(107)

热度(5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