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道破愁须仗酒

最是人间留不住

【楼诚|武侠AU】并辔

【卷二·金错刀·之四】

前卷和其他文走这里☞本博目录,本卷前文☞之一  之二  之三

—————————————————————

明台嗓子发干,在陆从云看不到的地方悄悄咽了几口唾沫,定了定神,才试探地问:“霍家怎么会和朔月教勾结?他们虽然明面上还没撕破脸,私底下可是一直不对付,好端端的,怎么就传出这样的说法来?”

陆从云比他还苦恼:“我也不知道,但是外边人传得有鼻子有眼的,七娘说谨慎为上,就让我来查探一下。”他哼了一声:“要是真的也就罢了,要是假的,让我知道这是谁动的手脚,我一定要给他点颜色看看。”

明台听完他前半句话本想坦白自己的小动作,还没来得及说出口,被陆从云后半句话吓得赶紧咽了回去,心底暗暗思量回头要尽快把那个说书先生送走,免得陆从云一路查到他身上,到时候没法交代。

谁不知道陆从云与人来往一向友善,唯独遇上和萧七娘相关的事情,脾气只能用不可理喻来形容。眼下他被霍家的事情打扰了和心上人的独处,一旦知道了这不过是有人想要为难霍家才搅动的一场风云,陆堂主肯定不介意让别人知道他不是一个好性子的人。

明楼在一旁欣赏够了幼弟强装出来的镇定,难得心好一回替他搭了台阶:“明台,你不是还要去霍家赴宴吗?带去的礼单拟好了吗?”

明台如蒙大赦,脚下像踩了轮子一样骨碌碌出门去了,嘴里喊着:“我这就去检查。”尾音尚在,人已经没了影子。

陆从云若有所思地用扇子敲了敲手心:“霍家请他不请你?什么时候三公子的名声比你还大了?”

“看起来你的消息不够灵通。”明楼把霍家比武招亲的事情同他说了,末了无奈一笑,摇头道:“这小子,我现在是管不住他了,见天儿一抬腿就想往霍家跑,真担心霍老太君被他烦出个好歹来。”

“霍家这几年行事越来越古怪了。”陆从云啧啧称奇,“霍武在世的时候都挺太平,结果霍武一死老太君就跟撞了邪似的,没事都要折腾点事来。早些年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霍家跟朔月教有仇,现在好了,她老人家不揪着朔月教,改漫天撒网招赘婿了,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明楼不置可否,转而问他:“萧盟主不是那么容易就会相信流言的性格,她可是对霍家有什么说法?还是说,你们手上确实有了一些霍家疑似同朔月教勾结的证据?”

陆从云闲闲一展折扇:“你想知道?可我不想就这么告诉你。”

“那就是确实有可疑之处了。”明楼带出恍然的表情,微微颔首。

陆从云冷不妨被他套了底,唇角的笑都僵了一僵。

恰逢此时明诚推门进来,无奈地出言解围:“陆堂主,正好我这里也得了一些消息,不如我们坐下来谈吧。”

陆从云严正声明:“我这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答应的,同你大哥没有半点关系。”

明诚忍着笑应了:“是。”

于是重新分宾主落座,明诚吩咐店家换了茶叶和器具来,他亲手洗了杯盏,修长手指映了白瓷,在升腾的热气里更显雕琢如玉。他替陆从云斟了一杯新茶,稳稳当当地放到桌上,含笑伸手道:“请。”

陆从云也不同他客气,端起来抿了一口,正打算清清嗓子礼貌性地夸一夸,不料一抬眼就看见小几对面那两兄弟坐在一起,共同分享同一只瓷盏里的茶水。明明边缘上一点热气都不冒了,还要端在手里吹了又吹,一人一边,鼻尖就差碰到一起了,眼神勾勾缠缠,目光竟比杯中水波还要潋滟。

陆从云面无表情地垂下眼睛,泄愤似地灌了一大口茶。

然后被烫得险些做出吐舌头扇风这种完全失了礼仪的动作来。

明楼总算肯施舍给他一点目光:“你现在就快跟明台一样毛躁了,果然是近墨者黑。”

一句话同时嘲讽了两个人,其中一个还是自己的幼弟——陆从云挺服气的。再说他前些年代表武林盟跟临渊山庄打了不止一次交道,这种话早就习惯了,索性也不放在心上,只对明诚道:“你那里有什么消息?”

明诚想了想,说:“挺零碎的,不如等你说完了我们再一起串一遍。”

跟明诚打除了钱以外的交道是陆从云比较喜欢做的事,因为明二公子比他的弟弟靠谱,比他的哥哥实诚。陆从云初涉江湖的时候被明楼坑害过好几次,事情没办好,在萧七娘那里丢了脸,后来如非必要,就再也不愿意去找明大庄主谈正事了。

眼下明诚主动出面,陆从云心情甚好,脸上笑影也回来了,语气轻快地说:“霍如你知道吧?那位霍家大小姐前些天被人一路追着闯进了武林盟的地界,被七娘救下了。”

“霍如?”明诚挑了挑眉,“她一个人逃进去的?”

陆从云点点头:“就她一个,追杀她的那人是个年轻男子,一看到七娘倒是机灵了,转身就跑,七娘担心霍如的伤势,也就没有第一时间追上去。”他从怀里掏出一张画纸来,“不过人还是被七娘画下来了,吩咐了下面的堂口留意。”

明诚看了一眼,没什么印象,移开了目光,明楼却忽然“咦”了一声,问陆从云:“萧盟主可有看出这人的武功路数?”

“并未交手,七娘只说他离去的步法有些奇特,不似寻常宗门所有,但她一时想不起来出处。”

明楼淡淡道:“你那天怎么没跟着萧盟主?如果是你想必就能认得出来。”他点了点画纸,意味深长,“这是七绝老人的弟子,他的步法,应该就是流光步。”

陆从云一战成名就是凭着孤身闯了落霞山杀了七绝老人,当下微微一惊:“那个老怪物有弟子?我竟从不知道。”

“七绝老人没有正式收徒,这人原是他的书童,但是多年来带在身边,该教的不该教的都教了,也跟弟子没什么两样了。”明楼比明诚和陆从云涉足江湖的时间都要早,很多人他们不认识,明楼却是或多或少有过印象的,“七绝老人死了以后,这人销声匿迹,应该就是藏起来暗暗修炼流光步去了。”

“这么说,还真是朔月教出来的?”陆从云敲了敲桌子,诧异道,“霍如说,这是她的心上人。”

明诚抬了抬眼睛,道:“我得到的消息是,霍老太君想给霍如招亲,但她不愿意,结果当天就和心上人私奔了。”

“难道是朔月教故意设的局?”陆从云刚一说完自己就否定了,“应该不会,霍如又没什么武学天赋,老太君不看重她,朔月教真把她骗了又能怎样?根本没有实质性的好处。”

明诚也在沉思,明楼闲闲地给自己添了水,慢悠悠道:“流光步真想追上一个人,用不着花多少时间。霍如武功不行,一开始也不可能对心上人有防备,为什么最后居然还能逃到武林盟的地界,刚好撞上萧盟主然后获救?”

“大哥的意思是,朔月教是故意的?”明诚皱了皱眉,自言自语道:“萧盟主救了霍如,然后对霍家起疑,派了你来查证……朔月教想让武林盟抓到霍家什么把柄?”

陆从云道:“还得加上那流言——可这样就说不通了,朔月教若真和霍家有勾结,又何必设这个局?若是单纯对霍家心存歹意,用这样一个不成立的罪证又能让霍家摔多大的跟头?”

兄弟两人对视了一眼。

明诚摸了摸鼻子,略有些不自在,但还是用尽量平和的语气,向陆从云叙述了一下小少爷干出的那点事——朔月教也很冤枉,这流言根本就不是他们传出来的。

陆从云怔了一怔,半晌咬着牙笑起来:“很好、很好。”

意思意思心疼了一下小少爷,明诚把话题拉回正轨,将于曼丽告诉他的事情说给了陆从云听:“你说,那封战书会不会就是朔月教下的?”

陆从云一边听他说,一边用手指沾了茶水在小几上写写画画,皱着眉头念叨半天,忽然道:“太巧了!”

“什么?”

“我们暂且不管这些事情分别是谁主使的,单看整件事情的发展脉络。”陆从云道,“于曼丽被迫前往霍家取金错刀,恰巧霍家被人下了战书急需招一名赘婿,而霍如刚好就和心上人私奔了,于是于曼丽得以光明正大的进入霍家,和霍老太君做了交易。”

明诚明白了:“也就是说,幕后那人根本就是在给于曼丽铺路,让她顺利成为霍家比武招亲的人选。”

陆从云一晃折扇,开了个玩笑:“要不是早知道你们家小少爷没这么聪明,我真怀疑这件事情是他策划的,目的就是娶到于曼丽。”

明诚不同他搭腔,兀自沉思:“不止要让霍如离开霍家,还要让霍如的行为招来武林盟对霍家的关注——于曼丽代替霍家千金招亲,会给霍家带来什么灾难吗?”

“这就是说不通的地方了。”陆从云道。

明楼撑着头听他们说了半天,忽然问明诚:“如果七天后霍家仍没有招到合适的赘婿,霍老太君打算让谁去应战?”

明诚道:“正常情况下应该是从老太君的儿子辈里选一人,但是我听着于曼丽话里透出来的讯息,竟是要她替霍家上场的意思——这也是一个疑点。”

明楼微微一笑:“也许,幕后者最大的目的,根本就不是要于曼丽代替霍如招亲,而是要她上台应战。于曼丽,或者她的对手,才是幕后者真正针对的那个人。”

陆从云想不通:“那把武林盟招过来干什么?”

“大概是顺手把霍家一并收拾了。”明楼漫不经心,“我倒是建议你可以去查查于曼丽,她交游不广,幕后者却明显笃定她上台必定有奇效,那么说不定她的对手就是她的旧识——有意思。”

明诚偏头看了他一眼,明楼笑一笑,拍拍他的手背以示安抚:“不要紧,我心里大概有数了。”

对明楼的信任已经成了本能,明诚也就不再多问,只说:“那接下来我们需要做什么?”

明楼顿一顿,半眯了眼睛,轻声道:“接下来……”

“去告诉霍家,我同意明台入赘。”

—————————————————————

【只想摸短篇,天天都想摸短篇_(:зゝ∠)_好怀疑自己能不能坚持填完这个坑】

评论(63)

热度(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