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道破愁须仗酒

最是人间留不住

【楼诚|武侠AU】并辔

【卷二·金错刀·之一】

本卷开启台丽线。

前卷和其他文走这里☞本博目录

—————————————————————

挂满红绸的擂台上,霍家的家丁再一次敲响了铜锣,尚带着震颤的锣声传出去很远。

“下一位——”

台下观战的人群立刻如同滚水一般沸腾起来,议论声不绝于耳:“又输了!”

“这是今天的第几个了?”

“好像是第四个。”

“这么说还有一个名额?”

“有倒是有,但是现在还有人愿意上去丢脸吗?”有人看向那个正垂头丧气走下擂台的失败者,啧啧道:“看见了没,那可是青城派的大弟子,年轻一辈里他也算是小有名气了。连他都在霍家小姐手底走不过五十招,其他人还不得掂量掂量?”

另一人咋舌:“这霍家小姐到底师从何人,功夫竟这般厉害。单看招数,还真是一点头绪都看不出来。”又道:“不过她也没强到无敌的地步吧,真有高手下场,还不是手到擒来?”

“你傻呀。”这人的同伴瞪了他一眼,满脸的恨铁不成钢,“霍家这是在比武招亲,规定了挑战者的年岁,这不就刷掉了一大批人?再说了,年轻一辈的高手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霍家没落了这么久,哪里还能入得了他们的眼——这霍家小姐长得虽美,到底称不上绝色。”

“说的倒是这个理。”听者频频点头,不过他迟疑了一会,复又低声说:“但霍家可是承诺,要以金错刀陪嫁,说不准……”

“我觉得选择走这条路是错误的决定。”明诚把马车帘子放下来,回头看向正倚在车厢后壁上闭目养神的明楼。

明楼说:“今天别在这里留宿了,我们直接出城。”末了叹一口气,“霍家又在搞什么幺蛾子,金错刀都拿出来给女儿当嫁妆了。”

明诚探出去吩咐了车夫一句,缩回来往嘴里塞了块糕点,两颊鼓鼓囊囊道:“幸好先前挑的是最普通的马车,没有山庄的徽记,霍家应该辨识不出来。等出了城,管他们想干什么,都跟我们没关系了。”

明楼沉吟道:“要不要写封信把陆从云骗过来?霍家总不至于也想绕开武林盟找上临渊山庄吧。”

明诚哭笑不得:“大哥,你是真不担心陆从云找你麻烦吗?”

明楼想了想,觉得这样做确实不太合适,临渊山庄和武林盟交往太频繁,以后遇上大事会有人怀疑两方的立场。最终他遗憾道:“那算了,放他一马。”

马车很平稳地驶过长街,将擂台上下的喧嚣渐渐抛在身后,两人刚想松一口气,忽然听见擂台的方向掀起了一阵浪潮般的惊呼与喝彩,其间夹杂了几声清脆的铃响,一下一下,都暗合了某种奇特的节拍。

明楼沉默了一下,睁开眼睛问明诚:“我可以当作没听到吗?”

明诚头疼道:“最近山庄很闲吗?”他叹息着伸手出去,拍拍驾车人的肩膀,“掉头,去擂台。”

擂台下边观战的人群是不会懂得两人复杂的心绪,他们现在只想激动得尖叫。

霍家小姐打倒了今日的第四位挑战者之后,任凭家丁在擂台上如何鼓动,都没有人敢上台同她对阵了。霍家人等了一炷香,正想无奈地宣布今日就到此为止的时候,突然有人负着手走了上去,笑道:“且慢!不如让我试一试罢。”

众人定睛一看,来的是个年轻的公子,长相俊秀,双眼慧黠,笑容还有些跳脱,却十分面生,并非江湖上那些一眼看去就能叫得出名的高手,一时不由得都有些失望。

霍家小姐面上没什么表情,如先前每一次一样,就那么冷冷淡淡地站着,半垂了头,并不在意下一个对手是谁。家丁笑容可掬地迎了上来,先行了一礼,然后才问:“敢问公子尊姓大名?年岁何许?师从何处?”

那人微微一笑:“临渊山庄,明台。”他也不管这一语会惊起多大的风浪,朗声道:“去岁刚行了冠礼,我方才看过了,是在比武的要求范围之内。”

台下一片寂静,家丁张了张嘴,半晌才勉强挤出了一句话:“原来是……明三公子……久、久仰……”

明台一挥手:“不用那么客气,反正迟早都是一家人。”他玩味地看向霍家小姐,退了半步以示礼节,“可以开始了吗?”

明三公子很少在江湖上露面,但他的事迹江湖上知道的人却很多。他是明家恩人之子,自幼丧母,由明镜抚养长大,百般宠爱,连他的两个哥哥都得退一射之地。据说临渊山庄为他请了十余位名师教导,但他虽然涉猎很广,却没有特别精通的——武功也一样。

临渊山庄是江湖巨头,霍家鼎盛之时都不敢直面其锋,现下霍家没落已久,明家却风头正劲。明三公子上了这个擂台,他也许只是抱着来玩玩的心态,霍家却不能不谨慎对待。

家丁得了旁侧霍家人的示意,连忙笑道:“自然可以,公子稍候。”他倒退着走了几步,路过霍家小姐身边的时候嘴唇动了动,微不可闻道:“手下留情,别伤了他的面子。”

明台眯了眯眼睛,慢慢拔出了腰侧的两把短剑,动作间触到了腰带上的系绳,悬在绳子低端的铃铛晃动起来,碰撞出清脆的声响。

霍家小姐抬头看过来,目光直落向那个小小的、陈旧的铃铛。

明台顺着她的眼神看了一眼,意味不明地笑一笑:“姑娘可喜欢?”他眉峰一挑,唇角掠过一刃锋锐,显得分外挑衅:“只要你赢了我,我就把这个送给你。”

霍家小姐注视了他一会,说出了今天的第一句话:“好。”

 

“这小子,平常不是宝贝那个铃铛跟什么似的吗?这么容易就松口送出去。”

明诚把窗口的帘子卷起来,用小钩子挂住,远远地隔着人群看了一眼:“他这是有信心自己不会输。”

“也挺难得了。”明楼道,“这霍家小姐难道是天姿国色,只见了一面就把咱们家小少爷迷成这个样子?”

明诚笑道:“家里很快就能办喜事了——看,他赢了。”

明楼对这种水准的比武一向没什么兴趣,一丝目光都吝于施舍:“他最近身手退步了没有?咱们不在家,都没人盯着小少爷练武了。”

“不只没有退步,反而还大有进步。”明诚唇角噙笑,“倒也没有辜负他手上的两把剑。”

一笑作春温,有节是秋筠。春温和秋筠这一对短剑身为铸剑大师欧庐的得意之作,即便多年来江湖上都没有它们的消息,神兵谱依旧将其列为一品。今日之后,只怕明三少爷的名字也要随着这两柄剑,一起走上江湖的风口浪尖了。

明楼并没有被这句话说得高兴起来:“他这一场还不如输了,霍家的金错刀是能随便碰的东西吗?当年霍武横空出世,凭着一人一刀连战朔月教五位护法不落下风,名声大振,连带着霍家都水涨船高。他虽然英年早逝,但就冲着他留下的这把金错刀,江湖上谁都会给霍家几分面子。现在霍家又不是没有男丁,却偏偏要把刀给女儿当陪嫁,还用上了比武招亲这种手段——明台来了这么一出,临渊山庄如何能置身事外?”

旁人也许会向往金错刀背后的威名和荣光,而之于临渊山庄,金错刀就是个烫手的山芋,明楼和明诚都恨不得离这东西远远的,明台却偏偏大大方方地走上去,把它接了下来。

明诚安慰他:“明台不是那么任性的人,也许个中有什么缘由?一会我们叫他来问问就是了。”又说:“他若是真的相中了霍家小姐,我们替霍家解决一两桩难事也是应当的。”

明楼应了一声,忽而对他笑一笑,抬手捏了一下他的后颈,语调轻快起来:“果然还是你最让我省心。明台的眼光可比我差多了。”

明诚煞有介事地点点头:“没错,也比我差多了。”

两人相视一笑,明诚往马车外边打了个手势召来下属:“去请小少爷过来。”

明诚一回头看见明楼在活动手腕,微微一惊,靠过去按住他:“大哥,兄弟难得见一次面,没必要一上来就动手吧。”

明楼哼了一声:“行事冲动,就是欠教训。”抬眼迎上明诚不赞同的目光,他顿一顿,放缓了语气,“行了,他只要不主动惹我,我一定不对他发火。”

明诚半信半疑地松手:“这样最好。”明楼却忍不住半眯了眼抱怨了一句:“你倒是会心疼他。”

明二公子哭笑不得:“大哥,我担心谁你不知道吗?你动他一下试试?回头大姐保准赏你十下,绝不偷工减料。”

明楼不说话了,明诚瞥了他一眼,还待说什么,车厢一亮又一暗,明台掀了帘子坐进来,大大咧咧地伸展了一下手臂:“大哥,阿诚哥,好久不见啊。”

明诚笑道:“好久不见,一见面就看你出了个大风头。最近过得还好吗?”

“还不错吧,能吃能睡能打。”明台托着下巴沉思,“就是山庄里不管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要报上来请示,实在太烦人了。”

明楼冷睨他一眼:“于是你就甩手不管,跑出来逍遥了?”

明台叫屈:“我可没有,是大姐把我赶出来的。”他揉了揉鼻子,嘟囔道:“我处理账本的时候遇上问题跑去请教她,她索性叫我也别在山庄里待了,一应事务她全部接手。”他小心地看一眼两个哥哥:“我觉得……大姐好像憋了一肚子的火……”

明诚怔了一怔,迟疑道:“大姐……有没有提到我和大哥?”

小少爷把头摇得像拨浪鼓:“我直到出门前都没跟大姐说上几句话,她每天都在演武场里练鞭子,我可不敢凑上去。”他眼珠一转,眨着眼睛蹭到明诚身边,一脸讨巧卖乖:“阿诚哥——看在我一直替你们说好话的份上,帮我个忙?”

明诚又好气又好笑:“你想娶霍家小姐?”

明台点点头,又摇摇头:“我想娶她。”他往擂台的方向看了一眼,眉心微微蹙起,“但是她……如果我记得没错,她绝不是霍家那位千金。”

“嗯?”明楼饶有兴致,“你事先就认得她?”

明台笑起来,眼底绽放开毫不掩饰的愉悦:“是!我好几年前就在别处见过她,她的兄长应该是做丝绸生意的,并不是江湖人士。”

“她姓于,叫作于曼丽。”

明诚骤然抬眼。

明楼神情微凝。

 


评论(61)

热度(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