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道破愁须仗酒

最是人间留不住

【楼诚|武侠AU】并辔

【卷二·金错刀·之二】

收到了好多表白呀,没什么能回报的,二更以示感谢吧。

前卷和其他文走这里☞本博目录,本卷前文☞之一

—————————————————————

“于曼丽。”明诚把这个名字重新念了一遍,掩去眼底复杂的情绪,问明台:“你在哪见过她?具体是什么时候?当时是什么情景?”

明台沉浸在自己的心绪里,没有发现两个哥哥的反应都挺微妙:“四年前还是五年前吧,那会你们常年不着家,正逢大姐要跟船出海,不放心让我一个人待在山庄里,就把我送去岳麓书院待了三个月,然后我就遇上了曼丽。”他语调飞扬起来,不知道回想起了什么,唇角也止不住上扬:“曼丽跟着书院里一位女先生学湘绣,她住的院子正巧与我相邻,一来二去,我们也就认识了。”

隔了一会,明台犹疑道:“不过……”

“不过什么?”

“我当初见到她的时候,她虽然也不大爱说话,但精气神都挺足,能略微看出开朗来。先前我们在台上动手,她整个人却有些死气沉沉的,一招一式十分凌厉,竟有种生死相搏的样子。”小少爷又是困惑又是担忧,“阿诚哥,你说她会不会是经历了什么大事?当年我同她相处的时候,她可是一点武功都不会。”

明楼毫不留情地用言语打击幼弟:“你五年前那三脚猫的招式,跟不会武功也没什么区别,她只要有心隐瞒,你能看得出来?”

明台被打击惯了,很明白这种时候该怎么说怎么表现,可怜巴巴地眨着眼睛去看明诚:“阿诚哥——”

“乖。”明诚像是安抚小动物一样拍拍他的头,侧了侧身子替他挡住明楼的视线,温和地问他:“你是想让我帮你查查她这几年发生了什么事吗?”

“有一部分是。因为她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我也不明白她怎么就变成了霍家的小姐,还来了个比武招亲。”明台晃了晃脑袋,烦恼地皱起眉头,“除此之外还有一件事。”

明诚示意他说下去。

明台的脸色不好看:“霍家说话不算话,比武是我赢了,他们却把我请下去,礼数虽然周到,明里暗里却是不愿意让我娶曼丽的意思。”

明楼稍微有了一点兴致:“霍家有没有说原因?他们不至于这样得罪临渊山庄。”

“说了。”明台愤愤道,“他们劝我别拿婚姻大事当儿戏,想玩也别挑这种场合——我明明很认真很有诚意,他们凭什么认为我只是玩玩而已?我看起来就像是那么轻浮、那么不靠谱的人吗?”

其实明诚很想点头,但最后还是忍住了,给小少爷留了面子。明楼却没这等顾虑,上下看了明台一眼,煞有介事道:“霍家人还挺有识人的眼光嘛。”

“大哥!”明诚埋怨他,“你就少说两句吧。”又转向明台,怀疑道:“你就这么容易被打发出来了?”

“当然没有!”明台挺直了腰杆,抬起下巴,“我与他们争了许久,最后霍家提出了一个条件,说是只要我答应了,他们就相信我是真心的。”

明诚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什么条件?”

明台目光游移:“那个……霍家说……嗯……入赘……”最后两个字被他说得细不可闻。

连明楼都被他的大胆惊住了:“你答应了?回头大姐非打死你不可。”

明台小声说:“我告诉他们,让我考虑一下……”

“你还真敢考虑啊。”明诚眼前一黑,扶了明楼的手臂缓了一会才镇定下来,“临渊山庄和霍家的名望地位换一换,你再来说这句话还好一些。现在?你想都别想!”

明台虽然早就知道这件事基本不可能,眼下还是忍不住嘟囔:“其实入赘也不算非常丢脸的事嘛……”

“你不必再说了。”明楼冷下脸对他,“旁的家族还可以斟酌,霍家绝对不行。他们之前招过好几任赘婿,那些人最后什么下场你没有听说过吗?霍家对赘婿非常苛刻,除了放弃原有的姓氏家产之外,赘婿甚至还要签下身契——这跟奴仆有什么区别?你若真敢应了这个条件,别怪我和大姐不认你这个弟弟!”

明台不敢再吱声,过了好一会才闷闷道:“那现在怎么办?”

两个哥哥对视一眼,末了明诚再度郑重地问了他一遍:“你确定非于曼丽不娶?”

明台使劲点点头,小心翼翼地拽着明诚的衣袖摇了两下:“阿诚哥,你会帮我的吧?”

明诚沉默了一下,叹息道:“真是怕了你了,小祖宗。”他把自己的衣袖扯回来,没好气道:“去,跟霍家好好打几回太极,怎么套话怎么拖时间应该不用我教你吧。”

明台兴高采烈:“谢谢阿诚哥!放心,一切包在我身上。”小少爷劲头一上来,匆匆跟两个哥哥告了别,掀了帘子又往霍家去了。

明楼感慨了一句:“真是命好。”

明诚低着头笑,明楼盯着晃动的车帘看了一会,慢慢收回目光,唇边的笑意也渐渐淡了:“霍家……”

明诚沉吟道:“入赘到底是他们拒绝明台的借口,还是他们真正的想法?”

“其实我倾向于前者,不过仔细想想,霍家拿了金错刀出来陪嫁女儿,又用招赘婿的方式把金错刀留在霍家——这也不是不可能。”

明诚不太能理解这样的思路:“也没人强按着他们把金错刀送给女儿当嫁妆啊,要是真的宠爱女儿,多陪送点金银珠宝房产地契什么的不是更合适吗?”

“这说明霍家把眼界放得很高。”明楼道,“霍武死得早,后继又无人,霍家早被踢出了江湖豪门的行列,影响力也是一年不如一年。如果不用金错刀当筹码,江湖上年轻一辈的高手可不会看他们一眼——霍家小姐名声不显,单以容貌论,在武林里也排不上前几号。”

明诚沉吟着用手指划拉过马车侧壁上的花纹,自言自语道:“用金错刀吸引来大批江湖才俊,再刷掉名声与实力不相匹配的人……霍家找这样一个女婿是想求什么?为什么于曼丽会是这个出战的人选?霍家虽然没落了,但整个家族里要找出几个功夫高过于曼丽的人还是不难的,何必要让外姓人来插上这么一手?”

明楼想了一会,问他:“你这些年应该一直都有派人留意于曼丽,她到霍家来,你却好似一点不知情?”

明诚心不在焉:“最开始有,后来我看她生活得很平静,也就把咱们的人撤走了——我都不知道她和明台认识,当年看到明台带回来的铃铛,我还以为只是个巧合。”他慢慢抿了嘴唇,犹豫道:“大哥,你说会不会……黑塔那边又找到她……”

“可能性不大。”明楼示意他安心,“我们虽然没怎么关注她,但黑塔的任何动向我们都没忽视过。黑塔这些年,的确一直想找回当初逃出去的三个孩子,不过时隔多年,几乎所有线索又都被我抹了,于家兄妹也不是高调的人,黑塔没那么手眼通天能发现于曼丽的踪迹。”

“当然。”不过明楼也说了,“她现在代替霍家出战,往后黑塔会不会起疑我就不知道了。”

明诚点点头:“能做的这些年我们都做了,往后怎么样都是她自己的选择。”顿一顿,又说:“我会让人重新查一查她的经历。”

“其实用不着这么麻烦。”明楼淡淡道,“直接派人请她过来,如果真有什么事,你问,她会不告诉你吗?”

 

明台下了马车,没有直接去找霍家人争个是非黑白,反而站在街头想了一想,回身去一侧的酒楼里请了一位说书先生。

小少爷慷慨大方地解下腰侧的荷包,放在手里掂给说书人看:“你替我做一件事,这些算是定金,事成之后,我再给你这个数。”他比了一下手指,还有些搞不清楚状况的说书人一见之下,眼底爆出巨大的欢喜。

“公子还请吩咐!”

明台满意地笑了笑,勾勾手指让说书人附耳过来,说书人听完他的话,眼珠转了转,面上露出些许迟疑来:“这个……”

“怎么,不成?”

说书人赔笑道:“公子有所不知,那霍家老太君不是什么性子好的人。霍武前辈逝世后一直是老太君掌管霍家,她可把维护霍家的名声看得比什么都重,您让我这么做……回头霍老太君还不得活活撕了我?”

明台怀疑地看他一眼:“至于吗?”

“您让我传霍家和朔月教有勾结。”说书人苦着脸,“可谁不知道,霍家和朔月教那是仇深似海。霍武前辈连挑五位护法,一战成名,却大大下了朔月教的面子,后来他英年早逝,不少人都怀疑是朔月教下的手。您说,我一个在茶楼酒肆里讨生活的人,这种话传出去,还不得把霍家得罪死了?”

明台挑眉笑了:“干你们这行的,整天捕风捉影,该得罪的不该得罪的,最后不都得罪了?霍家硬要跟你计较,那是他们小肚鸡肠不能容人,传出去他们比你难堪多了。”他瞥了说书人一眼,作势要把手收回来:“你不干?不干就算了,我找别人去。”

“哎别别别!”说书人一把将荷包抢过去,笑得见牙不见眼,“公子,您别这么心急嘛。从来富贵险中求,这笔生意,在下接了!您放心便是!”

明台心里早乐翻了天,面上却要端着,上下打量着说书先生,硬是从目光里透出了一点不信任来。说书人生怕他反悔找了别家,届时到手的银子就飞了,赶紧把荷包往怀里一揣,连连道:“在下这就去准备,不出三日,保管让您满意。”尾音还留着,人已经没了踪影。

明台这才绷不住笑了:“阿诚哥教的法子还真管用。”

小少爷心情飞扬,这才哼着歌往霍家的方向去了,一边走一边想:这下子,看你们怎么还有心情玩什么比武招亲。

让你们食言!让你们为难我!让你们不想我娶曼丽!

哼!

—————————————————————

【明台:有钱,任性╭(╯^╰)╮】

评论(58)

热度(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