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道破愁须仗酒

最是人间留不住

【楼诚|武侠AU】并辔

【卷七·转魄轮·之三】

前卷☞本博目录,本卷前文☞之一  之二

—————————————————————

沈含章接到了两个消息。

一个来自秋雨楼埋在南疆的暗线:朔月教教主穆怀轻车简从,一路从落霞山往南疆行来,不日将至。观其行进方向,应是直奔白塔。

另一个消息则是来自中原,用最复杂的暗语写成书信,由最忠心的属下通过最安全的渠道,十万火急地送至沈含章的手上。

沈含章一看见这封信,脸色就变了。

太上长老在世之时,对沈家三兄妹吐露过一件旧事。他说自己年轻的时候为仇家追杀,不得已抛下娇妻幼子诈死脱逃,从此改名换姓活下去。害怕累及家人,他不敢让妻子知道自己尚在人世,谁知发妻烈性,一听闻丈夫身死,立刻把刚满三岁的儿子沈安托付给旁人,当夜就投缳自尽了。

太上长老悔之晚矣,他听闻消息悄悄赶回家中,却得知他的孩子在生母离世之后大病了一场。病虽然治好了,心智却永远停留在三岁,每日只会流着口水啃手指头,盯着生人痴痴傻傻地笑。

仇家的眼线仍在周围,太上长老红着眼眶咬着牙,远远地看了沈安一会,到底还是转身走了。

他入了秋雨楼,侥幸拜在当时的秋雨楼主门下,潜心钻研武学数年,出师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当年的仇敌满门屠戮。

后来他的武功越来越高,权力越来越大。他派人给收养沈安的那户人家送过钱财,也暗中安排了人手保护孩子,但直到他身死,他都没有去见一见自己亲生骨肉的打算,更不必说父子相认。

沈家三兄妹曾经想为师分忧,自告奋勇要去把沈安接回秋雨楼照管,但太上长老没有同意,他不希望那个痴傻的孩子与血雨腥风的江湖扯上任何关系。他此生最大的心愿,就是看着那个孩子平平安安地长成、老去,哪怕一辈子神智都这么混混沌沌,也没什么不可以。

而送到沈含章手里的这封信,很轻,很薄,只有一张纸,纸上只有一句话,六个字。

“沈安被掳,将危。”

太上长老病逝之后,秋雨楼并未撤回对沈安的保护,但行事更加低调,为的就是避免有人对沈安下手。没想到千防万防,到底没能防住。

沈含章第一反应就是赶回中原救人,但他还没走几步,就在门边僵住了身子。

难言的挣扎从他眼底一掠而过。

这一走意味着什么,他非常清楚。

现在回中原,也许能救下沈安,也许已经来不及。但毫无疑问,只要他离开南疆,就意味着他放弃了眼下这个杀死秦素的绝好时机;意味着在他心里的名为复仇的野兽,也许还会长久地饥饿下去,有朝一日,或者将他自己都连皮带肉吞噬殆尽。

沈含章尝到了久违的痛苦滋味。世事如此艰难,无论他做出哪种决定,都无异于挥刀断腕。而那刀甚至不够锋利,软刀子割肉一般,一下又一下,将好不容易打磨得坚硬一些的心割得鲜血淋漓。

但他到底没有犹豫很久。

逝者长已矣,活着的人终归要好好地活。

他把剑拿在手里,毅然向门外走去。

 

“沈含章走了?”

明诚说:“大概是有急事。”

陆从云狐疑:“什么事能比杀秦素还急?他不是整天心心念念着要报仇吗?”

“他走得匆忙,我根本没时间问清楚。”明诚轻轻摇头,“沈含章只说他要回中原一趟,这段时间南疆分舵接到的所有与祭司塔相关的消息都会转送到我手上。对了,我先前收到一封信……”

“你等等。”陆从云眯起眼睛,用折扇的另一端压住明诚的手腕,“明诚,你对我说实话,沈含章离开南疆是不是与你有关?”

“没有。”明诚神情坦然,带着微微的疑惑,“你怎么会这么想?”

陆从云盯着他看了一会,末了慢慢道:“是我想左了。”他顿了片刻,“你刚才说到哪了?收到一封信?谁寄来的?里面写了什么?”

明诚神情奇异:“与其说是信,不如说是请柬。来自白塔,邀请人是……秦素。”

陆从云一挑眉。

“秦素请我前往白塔一叙。”

“就请你一个?”

明诚摊开手,掌心上躺了三颗莹润光滑的珠子:“她没有明说,但随信附了三颗避水珠,暗示我能带上两个人同往。”

陆从云拈起一颗,放在眼前细看:“送这个过来……我记得白塔并非建在水底。”

“来找你之前,我去探望了一回连翘。”明诚说,“连翘告诉我,白塔有主副塔之分,水面上的副塔,水面下的才是主塔。但是,即便是新任的白塔圣女,也只有在举行继承仪式的时候才踏进过主塔一次。其余时候,主塔长期处于关闭状态,任何人都无法入内。”

陆从云眼神一动,去看明诚:“你是怀疑……”

“简直就是藏匿母蛊的绝好地点。”明诚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还真是虎穴。”陆从云嘀咕了一句,“秦素怎么忽然来了这么一手?她在谋划什么?这是嫌自己死得不够快吗?”

明诚有点无奈:“秦素的想法永远没办法用寻常人的逻辑去推测,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其实从本质上来说,明诚和陆从云都是艺高人胆大的代表,陆堂主意态谨慎却并无忧惧,眼底隐然有跃跃欲试的光芒。他把避水珠往怀里一塞,背身就向外走:“那我去准备一下,咱们什么时候动身?”

“……抱歉,小陆。”明诚轻轻说,“我不能让你去。”

在说这句话之前,明诚已经飘身而起,骈指如剑,隔空吞吐劲力,斜斜斩向陆从云的后颈。

陆从云从未想过明诚会对自己出手,他一向放心将后背空门交付,眼下要回身抵挡已然来不及。命门将要落于他人之手,习武之人的本能占了上风,陆从云顾不得许多,手底折扇一张一合,一蓬牛毛细针激射而出,直直钉向身后袭击者的双目。

无争剑铮然出鞘。

二公子横剑一拭,暗器未及身侧已被剑气震落。但这到底给了陆从云缓冲的时间,手持折扇的青年折身退到一旁,做足了十二分的戒备:“你什么意思?”

漂亮的桃花眼里失却旧时的温度,一瞬不瞬地盯住对面之人。明诚暗暗叹息一声,还剑入鞘,温和道:“小陆,偷袭你是我不好,但是这一次你……”

陆从云冷声打断他:“七姐给你写信了?”

明诚沉默了一下,苦笑:“看起来你自己心里也明白。”

“我本来以为相较于七姐,你会更愿意帮我的忙。”

“所以我更愿意活下去的人是你。”明诚回答的时候没有犹豫,“这也是萧盟主的意思。小陆,我不能眼睁睁看你去死。”

陆从云说:“所以就该换我看我心爱的女人去么?明诚,你设身处地想一想,如果明楼这么对你,你心里会好受吗!”

明诚又说了一遍:“抱歉,小陆。”眉目沉凝,并无悔意。

陆从云还待说什么,忽然晃了一晃,发觉眼前竟一下子出现了好几重影子。四肢百骸正慢慢失去知觉,原本清醒的意识也渐渐模糊起来,他倚靠着墙壁试图借力,却还是身体酸软,只能止不住地向下滑坐。

居然下了药。陆从云恨得咬牙,咬破舌尖想要保持清醒——然而这也是徒劳。

二公子走过去,把栽倒在地呈半昏迷状态的陆从云扶到床榻上安顿好,想了想,往他怀里塞了一样东西。

“萧盟主平生从不求人,但事关你的安危,她终究是破了例。小陆,我拒绝不了这样的请求。”明诚抿了抿嘴唇,“药效很浅,你睡一觉就没事了。另外还有一件事……”他的声音一下子变得很轻,陆从云拼尽全力,也不过捕捉到几个关键字样。

房门被敲响,明楼隔着门,平静地说:“阿诚,我们该走了。”

床头枕上,慢慢洇开一片潮湿。

折扇终于从苍白的手指间滑落,重重砸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好似哪里断作数截,又仿佛早已支离破碎、断无可断。

明诚把扇子拾起来,放到桌案上。

半晌,唯有一默,唯余叹息。

 

“沈安那边怎么样?”

“支开沈含章半个月不成问题。”

“三天之后就是十五。”明诚沉吟,“半个月,够了。”

明楼转目看他一眼,忽然道:“你下了几天的药量?”

“……两天。”

明诚笑容微苦:“大哥,事关生死,事关至亲,我不想替别人做这种决定。”

明楼点点头,不进行任何评价:“你心里有底就好。”

二公子疲惫地抹了一下脸,转而说起沈安:“武林盟行事光明磊落,从不牵累家眷,我还是第一次见萧盟主使这样的手段。”

“事急从权。白塔虎狼之地,自然是越少人去越好。沈含章武功虽然不差,却于蛊术一窍不通,去了也是白去,还不如引他离开南疆保住一条性命。”明楼淡淡说完,又笑,“其实萧盟主是嫌他碍事,被仇恨冲昏了头脑的人谁知道会做出什么事?这样的人可不适合带在身边。”

明诚道:“沈含章又不傻,等他回过味来,只怕会跟武林盟卯上。”

明楼奇异地笑了一下:“不用担心,武林盟迟早要交给陆从云,萧盟主说什么也不会给他留一个烂摊子。沈安如今在闫熹那里,正好让闫熹看看他那病能不能治,要是真的治好了,沈含章再不情愿也得认了这个人情。”

话题又拐回到明诚不太想谈论的点上,明楼摩挲着手心里的半枚扳指,忽然道:“我先前又去了一趟黑塔。”

二公子的注意力很快被转移,语调微微紧张:“这太危险了,雷火弹还埋在地道里,要是一不小心……”

明楼安慰他:“仅此一次,往后再不这样了。”

“大哥每次都这样保证,下回照犯不误。”明诚没好气,“发现什么了?”

“发现了一点很有意思的事。”明楼清了清嗓子,装作没有听见前半句,“埋进去的雷火弹大部分是花架子,只有最外层的才能引爆,里边的……”他摊了摊手。

“恩?”明诚惊疑,“萧盟主说雷火弹出自叶家。不至于吧,叶商之没这么大的胆子糊弄穆怀。”

明楼玩味道:“也许这是穆怀有意为之。”他笑一笑,慢悠悠地接着说下去:“自穆怀长成,木左使在朔月教里就越来越施展不开手脚了。上回落霞山大乱,损失惨重的是左使一脉,但后来上位的全都是穆怀的心腹——这里边,很有些意思。黑塔长老那天仓皇逃窜的劲头,就跟老鼠见到猫一样。”

明诚迟疑道:“他在躲避穆怀?”

“准确来说,更像是恐惧。”明楼研究了一会,“所以才会无暇检验雷火弹的真假,一发现穆怀有炸塔的意向立刻出逃。穆怀就是拿准了他这个心理,才会肆无忌惮地用假火雷来吓他。”

“把他从黑塔吓走……”明诚若有所思,“黑塔长老势必会找一个更隐蔽、防卫力量更强的地方落脚——白塔?”

明楼说:“和我猜想得一样。穆怀一到南疆就直奔白塔,一方面他更恨秦素,另一方面,未尝没有笃定了黑塔长老也会在那里的缘故。一网打尽总是比分而击之省力许多。”

“真是……煞费苦心。”

两人越走越远,影子在身后拉得很长。

“不说这个了,先前明台传了消息给我……”

 

评论(16)

热度(248)